行业动态 News Center真实、正向、传递价值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B站直播,也要“毕业裁员”?

日期:2022-04-22 / 人气:52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作者|柠檬 编辑|月见

  来源:新熵(ID:baoliaohui)

  近日,某接近B站的匿名人士对「新熵」表示,B站直播业务部门计划裁员,名单已初步拟好,待上海地区恢复正常后进行裁员约谈,本次裁员将会波及整个直播部门。

  裁员原因可能为B站直播区与入驻公会关系的失衡,直播部门“允许”入驻公会用高于行业的标准无限返点刷流水,导致直播区生态失衡。该匿名人士举例,公会在B站刷100元,正常B站会从中抽取40元,但如今B站会给公会反20-40元不等,去年极端情况下,平台甚至会返108-109元,只为吸引公会不断刷流水。对此,「新熵」曾向B站求证,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应。

  从B站2022年最新的公会分成政策看,的确很“大气”。2022年1月1日后入驻的新主播,享受3个月70%的无责奖励分成,3个月后也能在50%的基础分成上,通过完成任务获得20%的奖励分成。甚至公会旗下的新主播如果表现优异,B站也会给予相应的底薪扶持以及流量资源扶持。

  不过2021年财报会议上,CEO陈睿明确表示,B站要进入降本增效的阶段。“把不该花的钱都给控制住,同时该花的钱的效率提得更高。”

  直播裁员,或许就是B站直播部门降本增效的第一步。

  01

  刷榜公会入侵B站直播?

  “老板大气!”

  从免费的虚拟礼物“辣条”开始,到需要真金实银的虚拟礼物,主播温柔的声音牵引着粉丝蠢蠢欲动的手,每一个虚拟礼物都能换来一次真实的互动,而直播间“观众”也“自发”地替主播感谢每一个送礼物的“老板”。

  “现在B站直播区越来越像曾经的YY。”资深B站用户李复感叹,现在的直播区已经成为最没有B站氛围的一个版块,曾经侧重于游戏,而如今各个分区已经被大量所谓的“颜值”主播占据,直播内容就是不停地求刷礼物,帮助自己打公会PK赛。“这跟以前的秀场直播有什么区别?” 

  2015年B站上线直播板块,却一直反响平平,直到2019年底,B站似乎才决定主动出击。高价签约知名游戏主播冯提莫,并引入外部娱乐公会,在原有虚拟礼物的基础上,增加“大航海”打赏渠道,粉丝可购买“船票”,成为舰长(198元/月)、提督(1998元/月)、总督(19998元/月)。

  2019年底,英雄联盟S10赛季前夕,B站还豪掷8个亿,拿下英雄联盟S10-S12赛季3年的独家转播权,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冒险,B站不仅在分销转播权上赚了一笔,还拉动了自己直播区的活跃度,S10赛季期间B站直播观看达到历史最高峰值,是S9赛季峰值的两倍。

  2020年初,B站继续发力,原大鹅文化CEO王宇阳与COO王智开一起“跳槽”到B站直播部,王宇阳更是直接“空降”成部门负责人,大鹅文化也与小象互娱合并为小象大鹅文化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创建大鹅文化之前,王宇阳就曾在虎牙直播负责Dota 2和英雄联盟的明星经纪、PGC内容,成立大鹅文化后,也专注于直播经纪业务,对于公会刷榜的玩法烂熟于心。

  从事主播经纪业务多年,王智开认为,“主播经纪其实说白了就是做流量。”

  打开B站,全站热门榜第二的直播间,主播的粉丝量仅2111,观看人数也仅200余人,似乎并不足以撑起热门榜第二的排名,但如果仔细研究B站热门榜的规则,也就并不难理解这一现象。

  B站热门榜是根据主播在一定时间内获得的贡献值进行全站和所在分区进行排序,每30分钟结算一次,排名前十的直播间能获得数量不等的流量推荐。换言之,哪个直播间的粉丝短时间内刷礼物更多,哪个直播间就能获得更多流量推荐。

  在全站热门榜第二的直播间贡献榜中,能清楚地看见,真正刷礼物的仅有两人,在另一在全站热门榜上的直播间,贡献榜数据分化更加明显,除了榜一刷了大量礼物,其余观众的打赏微乎其微。而大部分主播的贡献榜,很少会出现数据分化如此明显的情况。

  直播行业从业人员胡可告诉「新熵」,如今B站还在用古老的公会制玩法,“拉新奖励、开播奖励、自刷流水返点,表面一片繁荣,实际上里面都已经被蛀空。”对于裁员爆料的真实性,胡可表示,“如果是真的,那对B站来说,是件好事。”

  02

  年轻人为什么不爱B站直播

  做直播,B站曾经是认真的。

  某公会负责人卢鑫告诉「新熵」,B站2019年底的一系列动作让不少中小公会看到它发展直播业务的决心,那时虎牙、斗鱼等头部直播平台被大公会占据,中小公会话语权不多,而B站直播给出诸多优惠条件,如高分成、官方签约等,甚至给出允诺称,如果去其他平台挖大主播,挖人成本按120%报销。

  依靠大量优惠政策,B站的“公会”生态快速崛起,本该能吸引到越来越多的公会,但不少公会却“望而止步”。卢鑫表示,能“吃到肉”的公会,还是那些大公会,且与B站直播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B站月度优质公会排行榜中,小鹅大象位列第一,排名第二的灵犀互娱的创办人也曾是大鹅的前员工。据卢鑫透露,B站直播部门内部有不少前大鹅员工担任负责人,有人把自己负责的区域,营收做到以前的一半,“但他是大鹅系。”

  自2015年B站直播板块上线,B站一直没有吃到太多的红利,在财报数据中,移动游戏带来的收入始终占据大头。直到2019年大力发展直播业务,B站直播、大会员等增值服务带来的收入快速上升,2021年增值服务收入首次超过移动游戏收入,占据整体营收的三成左右。

  从成本来看,受主播、UP主分成成本快速上升的影响,B站收入分成成本较去年同期增长91%,超过24亿元,占据整体营收42%,B站整体毛利率也被拉低至20%,较去年同期下降3%左右。

  B站CEO陈睿曾表示,B站的直播业务不仅是一个营收业务,更是B站必备的能力,“因为我们是一个完整的内容生态,直播是整个生态环境的重要环节。”在陈睿的设想中,B站直播板块应该是UP主的一项基础工具,在视频创作的空白期,UP主可以通过直播与粉丝互动、增强黏性,让直播和视频创作形成双向循环,推动整体的内容增长。

  如今,看着刷榜横行的B站直播区,或许陈睿已经感受到,B站直播离自己的设想愈行愈远。

  商业化难是B站老生常谈的问题,UP主变现渠道十分有限,近期甚至有UP主表示,自己的视频创作激励收益较往常下降了80%。

  直播板块本应成为UP主另一个变现渠道,2021年底,B站甚至耗费1个亿拿下支付牌照,又对“小黄车”功能进行灰度测试,意图加入直播带货的大部队,但接近半年的时间过去,B站“小黄车”依旧低调地藏在个别直播间。

  B站CFO樊欣更明确地给出了B站的盈利时间表,non-GAAP经营亏损率将从2022年开始逐年缩窄,通过提升商业化效率、提升单MAU收入、控制运营费用,预计到2024年实现non-GAAP下的盈亏平衡。

  盈利节点已经定下,B站的赚钱欲望越发高涨,成本高居不下的直播部门整顿似乎已经将成为必然。

  但虎牙斗鱼老牌选手拥有绝对的用户优势,抖音快手新晋玩家手握庞大的流量支持,在直播赛道中,B站仍是一个“萌新”,如果想靠直播业务赚钱,依旧道阻且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